微信扫一扫

关注该公众号

学员感悟
English

不谈政治,来看看美国第一位女副总统的教育之路

2021年1月20日,卡玛拉·哈里斯(Kamala Harris)将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、第一位非裔、第一位亚裔、第一位加勒比裔美国副总统。

听到“非裔”“加勒比”,可千万别以为哈里斯出身在什么美国贫苦黑人家庭,哈里斯拿的可不是贫民女主努力奋斗最终站上职业高点的剧本。实际上,她手里握着的是一部“黑富美”的剧本。她出身在一个父母都是博士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,从小到大,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加拿大,她读的都是好学校。

 

图:源于网络

 

双博士家庭

1964年10月,哈里斯出生于加州奥克兰,有非裔和印度裔血统。父亲唐纳德·J·哈里斯(Donald .J. Harris)是牙买加非裔,牙买加和印度一样,被英国殖民过,深受英国文化影响。

 

唐纳德本科毕业于西印度群岛大学,这所大学是拉美地区的顶级大学,校友们不是总理就是总统,还有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。1963年唐纳德毕业前往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深造,1966年考取博士,后来成为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。

母亲雅马拉·戈帕兰(Shyamala Gopalan)是南印度泰米尔人。哈里斯的母亲来自一个崇尚数学家胜过明星、热衷于“鸡娃”的印度精英种族。哈里斯的外祖父P·V·戈帕兰(P.V. Gopalan)是印度官员。童年时,哈里斯常跟随母亲前往印度探亲。外祖父每天与退休的朋友一边在海滩边散步,一边讨论政治。小哈里斯就跟在他们后面,听着外祖父和朋友们讨论平权、腐败和印度的发展方向。

图:哈里斯父母

 

“我记得他们讲的故事,以及他们谈论民主重要性时的激情。”哈里斯在2018年对一个印度裔美国人团体发表演讲时说,“当我反思生命中那些对如今的我影响最大的时刻——虽然在当时并没有意识到,但正是那些与外祖父在贝赞特·纳加尔海滩上散步的时光,对今天的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”

 

哈里斯的母亲姓婆罗门,知道一些印度种姓制度的人应该清楚,印度种姓世袭,不易更改,社会地位高低、经济状况好坏,大多与种姓有关。哈里斯母亲的“婆罗门”这个姓,在印度就属于第一等级,社会的最高层。

 

1959年,雅马拉在德里大学毕业后,来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研究生学位,25岁时博士毕业,后来成为癌症研究专家。

图:哈里斯童年照

 

在伯克利读书期间,雅马拉参与了黑人学生建立的一个美国民权运动中非常重要的组织——黑人知识分子研究小组,这个组织后来改名为“非裔美国人协会”,被誉为“黑人权力运动中最基础的机构”。也正是在民权运动中哈里斯的父母相识相爱,后来结婚并生下了两姐妹。

 

作为民权运动的一分子,哈里斯的父母时常组织聚会,与朋友们热烈讨论各国政治,谈论殖民主义的败退、民主独立国家的兴起,他们还参加抗议活动。这种家庭气氛对哈里斯最终走上政治之路,有很大的影响。

图:哈里斯母女三人及外祖父母

单亲妈妈带娃记

如果你开始以为她是典型的“黑富美”,一路背靠家庭,顺风顺水,赢在起跑线,那就错了,“黑富美”剧本在她7岁时出了点小转折。

哈里斯被称为“女版奥巴马”,正是因为她的经历与前总统奥巴马有一定相似之处。奥巴马小时候父母离异后,一直由母亲抚养长大,常常因为肤色而受到歧视。而在哈里斯7岁的时候,母亲提出离婚,她和妹妹归母亲抚养,独立女性雅马拉开启了她单亲妈妈的生涯。

图:哈里斯母女三人

哈里斯曾说过,当她和妹妹在周末见父亲时,附近的其他孩子会因为他们是黑人而被孤立,不允许她们一起玩耍。她小小的年纪就深深地体会到了作为黑人,被白人孩子歧视时的难过、委屈。

在哈里斯12岁时,母亲需要前往有“加拿大哈佛”美誉的麦吉尔大学任教,哈里斯姐妹随母亲一同到了加拿大魁北克省的蒙特利尔市居住。母亲学的是生物化学,走的是癌症研究学术路线,既要全身心投入癌症研究,又要照顾她们,分身乏术。

就在这时,母亲当年在伯克利黑人知识分子学习小组的好友帮了她,把自己的阿姨,一位黑人女性贾纳·谢尔顿介绍给了母亲。

从此,两个小女孩的日常生活都由这位黑人女性照看。星期天早上,阿姨会带着哈里斯姐妹去一个黑人浸信会教堂,哈里斯至今都是这个教会的信徒。

当然,她们家仍然不贫困,她的母亲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不说,后来还开发了一种评估乳腺癌变组织的方法,成为全加拿大的标准程序,绝非一般的中产家庭。

也许母亲对姐妹俩在日常生活的照料上不是面面俱到,但她一直以身作则。作为女性,母亲追求自己的事业,勤奋又努力的形象,深深地刻在哈里斯的心中。哈里斯说过:“母亲是科学界极少数有色人种的女性之一,她告诉我接受良好教育,及勤奋工作的重要性,并相信我有能力纠正错误。”

保护妇女和儿童意识的启蒙

在加拿大,哈里斯就读于蒙特利尔市一所英语授课的高中——西山高中。

图:源于网络

 

哈里斯的高中好友万达·卡根(Wanda Kagan)在今年告诉CBC新闻记者,哈里斯是她最好的朋友,在西山高中时,哈里斯改变了她青少年时期的命运。

 

卡根在高中时一直被自己的继父性骚扰,当时的她胆小、怯懦。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最好的朋友哈里斯,哈里斯告诉了母亲,雅马拉认为这件事情非常严重,于是一家人决定帮助她脱离继父的魔爪,坚持让卡根在高中最后一年的余下时间与她们同住。

图:源于网络

哈里斯后来告诉卡根,正是因为当年在高中时帮助她抵抗继父的事情,让她形成了保护妇女和儿童方面的意识。她后来想成为检察官,就是因为她想保护弱势的她们。

哈里斯的高中生涯过得很愉快,有各种族裔和各个阶层的朋友。她积极参加黑人社区和学校的各种活动,包括女子舞团和时装秀。

黑人身份的认同感

当你以为,一路好学校的哈里斯最终会去一所常青藤名校的时候,就又错了。

高中毕业后,哈里斯回到美国,进了华盛顿特区的霍华德大学(Howard University)。霍华德大学被称为“黑色哈佛”,是最负盛名的传统黑人院校。

霍华德大学是一所黑人大学,集中了黑人学生、黑人文化和黑人传统。虽然霍华德有“黑色哈佛”之称,但是和常青藤名校相比,霍华德大学在U.S.News2021年美国大学排名中只排在第80名。

其实哈里斯无论是自身的成绩还是家庭的财力,上真正的哈佛都没有什么问题,而她却选择了霍华德大学。这背后有什么深意吗?

在参加竞选以后,哈里斯站在母校的讲台上说:“霍华德大学非常直接地影响和增强了我的存在感、意义及存在的理由。”

 

在霍华德,她加入了成立于1908年,有30万会员的阿尔法·卡帕·阿尔法姐妹会(Alpha Kappa Alpha Sorority),它是全美历史最悠久的黑人联谊会,1024个分会遍布全美国乃至国外。此外,哈里斯加入辩论队。周末,她会坐上满载学生的大巴,去南非大使馆前参加抗议种族隔离制度的集会。

霍华德校友《费城问询报》专栏作家珍妮丝·阿姆斯特朗就这么说:“当人们挑战她的黑人身份时,我总是说,‘如果她去了霍华德,这意味着她是我们中的一员’。她来自那里。没有人应该挑战她的黑人身份。”

其实,霍华德大学给哈里斯的不只是个文凭或者职场敲门砖那么简单。如果父亲的牙买加血统,给了哈里斯黑人的身份,童年被歧视、不公平的经历给了她一个黑人小女孩启蒙的话,那么霍华德大学的求学经历,最终给了她黑人身份的认同感。

1986年,哈里斯从霍华德大学毕业,并且获得了政治科学和经济学双学位。后来,哈里斯重归故乡加州,进入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(University of California, Hastings College of the Law)院继续深造,1989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。

1990年,哈里斯考取了加州的律师资格证,迈入加州律师公会。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。

 

作为一名即将上任的副总统,高知、女性、少数族裔,都是哈里斯的标签。这些身份标签,让她吸引全球目光,也面临着各种质疑和反对,哈里斯认为克服这些怀疑者的方式就是“赢”。

一路上,她成为了很多“第一”。她是旧金山第一位黑人地区律师,美国加州的第一位亚裔、第一位女性、第一位黑人司法部长。马上,她将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、非裔、亚裔副总统

Copyright @ 2015 pinyouxuehui|沪ICP备18042985号-1